央行DCEP上线进入倒计时,有望成为反制美国“下狠手”利器

央行DCEP上线进入倒计时,有望成为反制美国“下狠手”利器

文 | 棘轮

进入2020年,有关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消息不绝于耳。

4月,DCEP在苏州的试点画面曝光。8月,商务部将其试点范围扩大到28个省市。

显而易见,DCEP的上线时间,越来越近了。

这是人类货币史上的一次革命性尝试。在国内,DCEP有望掀起金融新基建的建设热潮;在国际上,DCEP可能成为跨境支付的新方案。

DCEP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?对于这一场全新的革命,人们准备好了吗?

01上线临近

8月,备受瞩目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消息不断。

8月12日,商务部在《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》中提到,在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,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。

这一次,DCEP的试点范围不再局限于深圳、苏州、雄安新区等地,而是扩大到了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海南、大连等28个省市区域。

8月19日,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官网称,“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创新应用”等金融科技创新取得积极进展,正有序开展数字货币内测工作。

我们似乎听到了冲锋的号角——距离DCEP正式上线的时间,越来越近了。

央行DCEP上线进入倒计时,有望成为反制美国“下狠手”利器

人们也许要问,DCEP将首先落地在哪些场景中。

今年4月,媒体报道,苏州已经将DCEP用于公务员的工资发放。苏州相城区部分公务员交通补贴的一半,将以DCEP的形式发放。

近日,多位苏州公务员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尚未接到相关通知,但对数字货币有所耳闻。

“应该只是相城一个区发了,未来可能会扩大到整个苏州。”一位当地公务员表示。

支持DCEP的商业银行APP,也已开放下载。一本区块链此前曾报道过中国农业银行内测版DCEP钱包的上线。当时银行内部人员称,APP采用白名单制,受邀才能注册。(详见:)

《21财经》援引苏州银行人士消息称,目前苏州等试点区域选定的DCEP应用场景,主要集中在零售、交通卡充值、餐饮等小范围场景,进行的是封闭试点。一旦技术成熟,或相关部门批准,应用场景可能延伸至医疗、教育、电商、旅游、文化消费等。

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魏先华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在试点阶段,央行选择DCEP的落地场景时,应该从简单业务起步,未来再逐渐扩展至复杂场景。“我个人认为,(扩展复杂场景的)技术问题已经不大了。”

受利好刺激,数字货币概念股持续上涨。8月14日商务部印发文件当天,A股数字货币概念板块大涨2.81%。此后,数字货币概念股持续上涨,截至8月20日收盘,该板块已上涨达5.6%。

与此同时,一些被外界认定为是“数字货币概念”的上市公司,则纷纷为股民降温。近日,汇金股份、众应互联等纷纷发布公告,称并未参与央行数字货币开发。

区块链概念股有哪些_区块链概念:数字货币~全球支付_数字金 区块链

央行DCEP上线进入倒计时,有望成为反制美国“下狠手”利器

汇金股份澄清文件

02五年磨一剑

中国央行对于数字货币的探索,可追溯到2016年。

当年1月,央行召开了一场数字货币研讨会。会上,央行首次宣布正在研究“数字人民币”。

两年后的2018年3月,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对外曝光,央行正在研发的数字货币名为DCEP:“‘DC’即‘数字货币’(DigitalCurrency),‘EP’指‘电子支付’(Electronic Payment)。”

此后,DCEP的研发进入快车道。2019年6月,当Facebook公布野心勃勃的Libra计划之后,民众对于DCEP的期望更是进一步提升。

从2016年到今天,已经过去了5年,DCEP的研发工作为何延续如此之久?多位业内人士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这可能与DCEP面临的巨大挑战有关。

“央行DCEP想实现M0替代,即用DCEP替代一部分纸币现钞,其意义可以比肩历史上纸币对金币、银币的替代。”区块链研究员孙原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“这在世界历史上尚无先例。”

而在具体的技术路线上,央行DCEP也面临着诸多选择。

“目前具体的技术细节没有公布,业界推测,央行DCEP可能没有采用区块链的解决方案,但它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中,借鉴了大量密码学的实现手段。”孙原推测。

2019年9月,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在“得到”上开课,讲述DCEP研发背后的故事。DCEP的许多研发细节得以曝光。

他透露,为了测试区块链方案的性能,央行相关团队曾经做过一个实验。

他们找来了4台8核CPU、256G内存的高性能服务器,建立了一个区块链平台。它布置在局域网上,网速快,节点数少,性能强大,但每秒只能做到3万笔的交易量。

这一数字已经超越了VISA等信用卡平台的并发极限,却无法满足中国金融业的需求——2018年“双11”,银联下属的网联并发量峰值,达到了惊人的每秒9.2万笔交易。因此,央行DCEP无法照搬现有的区块链平台,必须另辟蹊径。

此外,DCEP还有大量独家功能与产品细节,需要央行反复打磨。

例如,在反洗钱上,DCEP数字钱包存在分级、限额的设计。用户使用手机号注册钱包,级别最低,只能满足日常小额支付需求;绑定身份证、银行卡后,账户会升级;如果完成柜台免签,“那可能就没有限额了”。

DCEP还支持“双离线支付”,即收付款双方都不需要连网,就能像付现金一样完成付款。

“这一功能存在一定技术难度。”一位互金从业者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“支付宝等企业也推出过类似产品,主要适用于地铁、飞机、邮轮等信号不稳定,或无信号场景。但支付宝的解决方案中,收款方必须是平台认证的‘可信商户’,个人不能离线收款。”

而DCEP的解决方案,则有望实现个人用户之间的双离线收付款。

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此前公开的“使用数字货币芯片卡进行离线支付的方法及系统”专利显示,央行提出了一种代号为“D-RMB卡”的离线解决方案:

如果A需要向B离线付款100元,A可以掏出自己的D-RMB卡,在B的收款设备上“刷卡”。A、B的DCEP钱包会通过密码学手段判断交易是否成功,并将交易信息记录在两人各自的设备上。

此时,B的DCEP钱包余额将增加100元,而B只有重新连网验证后,才可以使用收到的100元。这就避免了欺诈交易、重复付款等情况。

央行DCEP上线进入倒计时,有望成为反制美国“下狠手”利器